翻云覆雨之逐艳曲

翻云覆雨之逐艳曲

即遇必用芍药之病,只可少加数已。或问泽泻举世皆以为泻,先生独言泻中有补,且各尽宣其异义,不识八味、六味、五苓之外,更有何说以广鄙见乎?

然又只可暂用,而不可据之为久治也。况邪已在腹,与在胸者有别,在胸者,居高临下,恐有走失入肾之虞;在腹者,邪趋大肠,其势甚便,岂返走于肾经哉。

此物逐水湿而功缓,牵牛逐水湿而功速,二味相配,则缓者不缓,而速者不速矣。内容:蒲公英,味苦,气平,无毒。

是入肾者,其说正,而入任督者,其说非矣。麻黄易于发汗,多用亡阳者,安能去病而得生哉。

既不能俱入,何以《本草》言其能安五脏。夫女贞子功缓,在汤剂中,实无关于重轻,无之不见损,有之不见益。

此贝母断不可入于六味汤丸之中,治火沸为痰之病也。 然在仲景夫子,桂枝、麻黄合用,立方固未尝不奇而且神也。

Leave a Reply